关于感情亲疏对对事物的认知的影响

显然,感情亲疏会对对事物的认知有影响。但是这种影响绝非是由家庭这种脆弱的社会关系,或是由若干家庭构成的更加脆弱的,被称为“亲戚关系”的更加脆弱的社会关系建立的。或者说,这种影响并不如同想象一般具有统一的偏向,例如有些人可能会认为的“都是相信更亲近的人而不相信更疏远的人”,但事实上我们观察到的现象是各种情况均有出现。这一充分说明了这种影响的建立方式并非如此。

我认为这种所谓感情亲疏对对事物的认知的影响是一种表面的现象。其关联仅存在于统计学意义上:其具有更深层次的真正的作用原理。其出现是一种更广泛的特性所造成的:人的趋利避害的倾向。虽然不同的人对于利的定义及其作用范围的规定(是自己,自己所在的某个群体)都因为世界观和价值观而有所不同,但试图更多的获得利并规避害的倾向是共通的。我认为这就是感情亲疏对对事物的认知产生影响的现象发生的根本原因。

事实上我认为,这种影响的本质是一种在信息不够充足的情况下人的以趋利避害为总目的的推测行为导致的态度的变化。在信息不充足的情况下,人难以通过信息进行推理(这个词和推测是有所不同的)而获得事实并据此做出保护“利”的行为,此时人就会倾向于添加额外的信息,让自己能够进行一些推测,以便进行及早的行动。这个信息往往就是自认为的对某个人的了解。这就是感情亲疏介入的地方。一般来说,感情上更亲近的人会和我们有更多的共同点,或是至少会有更长的时间在一起,因此我们往往对于感情上更亲近的人更有信心说出我们了解他。也是因此,我们会更倾向于添加这种对于更亲近的人的了解作为额外的信息进行推测:往往我们会选择“信任”或是“怀疑”他,然后对于事件中的另一方,给予相反的态度。至此,这个“影响”就完成了它的作用,表现为了感情亲疏造成的影响。

做出这样的假设,让我们来试着解释一些事例。首先是一个《韩非子》中的寓言,也是让我想到这个话题的原因。想必这个寓言很多人都曾听说过他的某个版本。有个富人的家的墙坏掉了,他的儿子和邻居家的老人都认为如果不修好就会被偷窃,当夜果真丢失了东西。富人认为儿子很聪明,怀疑是邻居老人偷的东西。这就是一个典型的不充足信息下的行为。我们得知的信息只有这些:墙坏了,儿子和老人的话,夜里东西被偷了。因此我们联系对儿子(感情上更为亲近的)的了解,推测他不太可能会偷自己家的东西(比如他最近刚得到一笔钱,或是他想要用钱总是找我们要之类的原因),因此选择了“信任”儿子,而同时我们就选择了“怀疑”另一方:邻居老人。于是我们得到了和故事后半段相同的结果。

就像所说到的那样,完全相反的情况在实际中也有出现。石油大亨保罗・盖蒂曾经接到一个来自自称绑架者的消息,他们声称绑架了他的孙子约翰,并提出了一笔巨大的赎金要求。而保罗做了这么一件事:他对媒体宣布,自己不会支付一美分。为什么?事实是这样的:约翰沉迷于酒精和毒品,而在盖蒂家族中的金钱至上主义,对家人也不例外的吝啬和人情的淡薄使得他屡屡索要钱财失败。看到消息,保罗同样面临着不充足的信息,因此他最终根据自己对约翰的“了解”做出了推测:这很有可能是一次自导自演的诈骗,因此拒绝支付哪怕一美分。

这种处理信息的方式让我们能够在信息不够充分的情况下更有效地利用现有的信息,不再束手无策,能够尽快的做出推测,拟定态度,进而采取行动,避免进一步的损失从而达到趋利避害。但是这种处理信息的方式可能出现错误,因为我们将我们推测的支点之一建立在了一个并不牢固的基础上:对人的“了解”,或者说,我们认为的某个人的习惯,性格,态度,心理,之类的东西上。这是一个很危险的操作。人是会改变的,即使这种改变终究是有原因可循,但是并非所有都能及时被洞悉。而且人总会故意会不经意的隐藏自己的某一部分。何况,即使不改变也不隐藏,完全暴露在他人的面前,他人也只是做着用各自的价值观,世界观去归纳,理解,总结出他认为的这个人的性格,习惯这样不负责任,不科学的事情,又怎么可能真正“了解”这个人呢?在这种认识与事实的不匹配中,错误便开始滋长。

而这种错误往往会带来严重的后果。于短时间内而言,就像$0>a(a\in(-\infty,0))$一样,采取错误的行动不如不采取任何行动:错误的判断会导致你提防和信任错误的人,伤了人的心,也带来了后续的隐患。还记得约翰被绑架的故事吗?之后的故事是这样的:约翰真的被绑架了。他的一只耳朵被切了下来寄给了保罗,保罗这才意识到这件事是真的。

但这还不是最严重的危害。归根到底这种处理信息的方式是在信息不足的情况下的临时手段,理应在信息变得更加充足后让位给推理接管。但事实上,这个过程并不顺利。这种方法带来了一个先入为主的观点,确定了你认为的“事实”。在这之后,有一个效应将会起作用:动机性推理。他的意思是,在我们预设了一个“答案”之后,我们会更容易接受和相信支持这个“答案”的论据,同时当我们接收到反对这个“答案”的论据时,我们会天然地拒绝接受它,并试图将它解释为对我们有利的样子。

这并不难理解。像是另一个大家应该都听说过的寓言故事疑邻窃斧中所描述的那样,一个人丢了斧子,怀疑是邻居家的孩子偷的,于是观察他,觉得他神色,姿态都像是偷了斧子。当找到了斧子,发现是自己忘在树林中了之后,在观察发现他的神色姿态又不像偷了斧子的人了。这就是明显的动机性推理效应。而这种效应将会阻碍我们由推测转向推理:我们可能会坚持我们的错误直到太多的反对的证据出现或是我们无法修正的证据出现。而这将延长我们最开始的错误判断造成的危害作用的时间。这种深远持久的影响是最难以察觉,最难以克服,因而危害最大的。

因此,我认为虽然这种方法让我们能够更早的采取行动,但是它带来的危害使得它在很多情况下并不值得。因此,我们应该足够谨慎的采用这种手段,或是最好避免使用,而是试着寻找更多更坚实的基础,证据,也就是信息,来作为我们推理的支点。这样,才能保证我们构建出来的“事实”是更正确的,因而更坚固,将会屹立不倒。

本文标题:关于感情亲疏对对事物的认知的影响

文章作者:Snake

发布时间:2018年05月14日 - 21:05

最后更新:2018年05月20日 - 21:05

原始链接:https://snake.moe/2018/05/14/关于感情亲疏对对事物的认知的影响/

许可协议: 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 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