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对笨蛋般的天才:NGNL Zero观/读后感

-------------请注意,Snake这货还在摸鱼,还没有完成这篇文章,目前状态仅供预览参考-------------

由于被遮蔽而只能洒下猩红色光芒的天空,随之洒下的,剧毒的“灵骸”。永不休止的战争。能轻易摧毁没有保护的城市的“流弹”。肆意虐杀的强大种族。混乱。没有规则。如同末日。

有一个种族没有参战。身体能力很差,移动速度,耐力,力量,没有突出的方面。不能使用魔法,甚至无法感知到有生物使用魔法。没有战斗能力,在和任何其他种族的战斗中都不可能取胜,即使有数量上的优势。感知力弱,难以提前发现威胁然后躲避。没有能力建立结界保护城市。这个世界不是这样的人类种应该存在的地方。

然而,在这样的世界中,却存在着一座人类的城市。虽然没有能屹立在山巅,而只能藏于山中深处;虽然并非固若金汤,能够承受任何攻击,而是在风雨中摇摇欲坠,随时可能因为被战斗的余波波及而直接消失,但是它却真实的存在于此,作为两千多人类的家园,人类在末日中的唯一庇护所,人类一切可能存在的希望都维系于此。

一个年轻人,20岁的里克·多拉,带领人类建立起了这座城市,并和在他带领队伍外出探索,收集物品的时候在城市中接替他的位置的,自称是他的姐姐的,年龄和他相近的克洛妮·多拉一同,以这座城市的,同时也是人类的领导者的身份,处理着各种事务。而实际上,几乎是里克一人,独自背负了关乎人类2000多人存亡的责任。

在他的带领下,虽然探索队伍曾经很多次遇到其他种族而且没有避开战斗的可能,最终也得以返回。

探索队伍得以返回,但不是每一个队员都能够返回。而没能返回的队员便是“诱饵”。里克派出去的“诱饵”。牺牲一个人,让其他人都能返回,搜集到的物品也能带回城市并加以利用。

这就是人类能够存在的理由。或者说,这就是“人”不再存在而“人类”得以存在的真相。“人”已经消失了。他们没有办法在这样的世界中存活。“人”聚集成为“人类”,成为一个整体,将物资精确的分配,才能有效利用极有限的材料;各个部分严谨而精密的分工,各种工作才能以足够的效率进行起来;面对强大的敌人,主动的舍弃一个小部分,才能如同蜥蜴断尾,金蝉脱壳般让更大的部分存活下来。人类就是这样存活下来的。而这一切的严谨精密,有条不紊,都依赖于领导者,里克,的正确的决策和领导。“如果没有了里克,人类就会变成被恐惧吞噬的猎物。”

里克执政的几年中,虽然不断为了寻找重要的物资而派出探索队伍,却得以将牺牲的人数控制在48人。这已经是非凡的结果了,但自认为是杀死这些人的真正元凶的里克却不能这么觉得。向其他人说着为了人类的胜利,这样的谎言,即使任何人胜利的一点影子都未曾看见过。并用这样的谎言,欺骗其他人去死。再向他的家人说出他的死是值得的这样的谎言。他认为自己是一个骗子,是个欺诈师,是个冷血的混蛋。

我想,在那样的世界中,那样的环境下,只是能够带领人类存活下来,尽量控制牺牲的人数,就已经是无比困难的事了,所谓取得胜利几乎只是个无聊的,让人笑不出来的笑话。但里克却真正的希望为了让这样的笑话成为现实而努力。但他不知道如何才能做到。他不希望任何人死去,却没有办法结束这一切。他不得不牺牲一些人让大部分人存活。所期望的,他没有办法做到;不希望的,却不得不做。他一定是因为自己的弱小,自己的无能为力而感到无比悲伤和自责。或许只要把自己期望的先忘掉,把自己的目标当作是让人类得以继续苟活就好,那样,他就会更开心一些。但是偏偏他没有办法向自己说谎。即使是在他所期望的事情几乎不可能发生的时候,他也没办法欺骗自己,也没办法把自己的真正期望的东西隐藏起来,或者遗忘掉。为此而自讨苦吃,就像是笨蛋一样的倔强。

正是因此,他才会感到痛苦不堪,感到恶心,对自己感到厌恶。因此,他才不得不用一把挂在心上的“锁”锁住自己的负面情绪,锁住自己无法舍弃的期望,只能偶尔打开,释放被密闭的心中聚积起的压力。因为他是人类的领导者,他需要保持冷静的思考和分析,需要向其他人展示希望,并唤起他们的希望。他不得不隐藏自己人类的一面,留下机械的一部分:严谨,精密,冷静,甚至冷酷。

如果仅此而已,或许人类将能够继续苟活,直到不知何时。那样的故事太没有意思了,那样的里克恐怕也只算得上是一个优秀的领导者。

与他相对的,有一台机械。机铠种Uc207Pr4f57t9(皮这一下很开心)(我知道那不是英文字母,然而还是打算就这样保留了)。这是一台机械,但是她却在进行着解析人类的“心”的工作,因为她认为,人类的“心”有着强大的力量,甚至为了进行解析,作为一个所有个体均与连结体相“精神”链接的种族中的一个个体,不惜被处以永久连结解除处分,也要进行解析。同样是一个不肯舍弃自己的期望之物,无法隐藏自己真正渴求的笨蛋啊。

这样的两个存在,一个为了责任,封锁自己的“心”,保留自己作为机械的一面,一个不惜付出可能远超收获的代价,踏上解析“心”的道路的机械,这样的两个虽然为之受苦,为之受伤,却仍不肯舍弃自己的渴求之物,不能对自己说谎的两个存在,虽然似乎是其中一方主动找到另一方,却更像是互补配对一般,理所当然的,如同注定的相遇了。

将不自由的思想相互重叠,就能变得比任何人都自由。因此两人相互支持,将不足之物相互弥补。

里克从休比(他给机铠种少女起的名字)那里得知了更多的信息,包括大战开始的原因和结束的条件。休比解开了他的“锁”,并让他重新看到了他曾经相信的东西,他真正渴求的东西。那可是比“结束战争”,比“带领人类取得胜利”更困难得多,因此也就更天真得多的愿望。

「我认为,世界应该是更为单纯的存在。没有胜不了的比试,努力就会有回报,一切都有可能。」

就像是小孩天真无邪的幻想,就像是笨蛋愚蠢的妄想。但在休比的帮助下,里克真实的看到了其“可能性”,那个“希望”,因而像个笨蛋一样继续相信下去,并且决定要让它成为现实。

「果然,这个世界只是个游戏罢了。」

再一次,余波摧毁了人类的城市。虽然通过望远镜提前得知了攻击的袭来,依然伤亡惨重。177人遇难身亡,包括里克,休比。克洛妮继任,带领存活者前往里克生前规划好的下一个可以建立聚居地的地点。

这个世界混乱不堪,没有规则。那么,就让我们定下我们的规则吧。

  • 不能杀死任何人

  • 不能被任何人杀死

  • 不能被任何人看破

  • 任何手段都不算是作弊

  • 其他人的规则和我们无关

  • 违反规则视为败北

最终的目标就是结束这场战争。

统一十六种族。

集合十六种族的力量和智慧,向里克曾经无论如何也战胜不了的神,“游戏之神”,发起挑战。

然后在游戏中战胜她。

总之,就是让这个世界上的一切种族的所有人,都来愉快的玩游戏吧。

那么,让我们开始游戏吧。

里克,向身边的176人,说出了这样的可笑的蠢话。

他们现在已经“死亡”了。他们不复存在。他们是幽灵。他们要在暗中活动,为这场战争画上休止符。

笑话。战争是为了争夺最强大的力量的象征,星杯,而开始的。是诸神为了消灭除自己以外的任何神从而使星杯这个会出现在最强的力量面前的物品归为自己所有而开始的。人类这个最弱小的群体,却自说自话的想要结束这场战争,还说什么不杀死任何人。简直就是笑话。

但是,里克看到了那个希望。与其说他们是笨蛋,不如说其他种族的创造者,那些神们,还有为了创造者而不断战斗的个体们,全是笨蛋。不,这有些侮辱笨蛋了。

是存在不需要消灭任何人或神就能够获得星杯的办法的,但在这场漫长的大战中,没有任何人想到。

人是愚蠢的。因为愚蠢,所以为了不被这愚蠢所杀,历练了知性和智慧。即使是在这个毫无生存价值的世界,也活了下来。为此在这里赌上一切知性,一切智慧和技术的人们,如果称不上是高贵的愚者,被人尊敬的弱者,又能叫什么呢?而看到了超出常理的,任何人都不曾想到的方法,并从中看到了实现自己天真的愿望,得到自己真正渴求的,因之而被人嘲笑的东西的希望,并开始了行动的两人,如果称不上是笨蛋般的天才,又能叫什么呢?

-------------未完待续(快去捕捉正在摸鱼的Snake啊啊啊啊啊啊!)-------------

本文标题:那对笨蛋般的天才:NGNL Zero观/读后感

文章作者:Snake

发布时间:2018年06月08日 - 16:06

最后更新:2018年06月24日 - 21:06

原始链接:https://snake.moe/2018/06/08/那对笨蛋般的天才-NGNL-Zero观-读后感/

许可协议: 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 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及作者。

明知道不会有人打赏也仍然不想关掉的我是什么心态呢?